留守流动儿童约1亿,如何破困局?

 

  留守儿童 

   3月27日,“留守儿童,估算约1亿”的消息上了微博热搜榜,随后,各大媒体官号相继转发。

  这源于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的一篇题为“我国将首次摸清留守儿童底数”的报道,文中,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宋英辉透露 ,6000多万留守儿童,加上3600多万的流动未成年人,总数在1亿左右,大约占全国3亿未成年人的三分之一。

  

  近年来,留守儿童成为媒体的报道焦点:如:80后一代“留守儿童”为人父母:绝不再让自己的孩子留守;留守儿童心灵状况调查:随父母离开而丧失力量;留守儿童:我的家里一篇灰黄……种种负能量情绪,已经侵占他们的内心。

  其实,心酸之余,我们也应看到在顶层设计之下,各地是怎样探索解决这块儿“顽疾”的,来取长补短。小编选取了以下几个省市,看看这一年来,他们针对“留守儿童”的问题出了怎样的“大招”。

   安徽宿州:学业、亲情、自护教育一起来

  不仅是学业,亲情教育、自护教育更是不能落下。在安徽宿州,关爱留守儿童基地共有17个,分别设在学校的“留守儿童活动室”、乡镇“留守儿童之家”、青少年活动中心、农家书屋、爱心单位等,它们有一个统一的名称——“幸福驿站”。

  当地政府联合爱心企业共建“幸福驿站”,开展“学业辅导、亲情陪伴、感受城市、自护教育、爱心捐赠”等5个方面活动,关爱覆盖全市15万名进城务工农民工子女。并建立了“六个一”(一个活动室、一面文化墙、一组图书柜、一台电脑、一部亲情电话、一套文体用品)硬件配置标准。 

   江苏扬州:大学生 留守儿童,打造志愿服务阵地

  大学生的出现,会给留守儿童带来怎样的帮助?江苏省扬州市团委结合大学生村官和爱心志愿者资源,在全市留守儿童相对集中的乡村(社区),建设了一批关爱留守儿童、传承国学经典的志愿服务阵地——“希望村塾”。成了当地留守儿童的“第二课堂”。大学生村官和志愿者为留守儿童进行课业辅导,让孩子们不在父母身边的时候也能有爱的陪伴。

   截至今年一月,全市建成“希望村塾”69家,开展志愿服务和专题讲课1891 场,先后有两千多名志愿者参与,其中大学生村官志愿者413人,志愿服务留守儿童20807人次,筹集爱心资金及各项捐赠物资60余万元。

   四川:招募“童伴妈妈” 弥补亲情缺失

   2015年10月28日,四川启动“童伴计划”项目,从10个县的100个村分别选聘、培训一名“童伴妈妈”,每人负责一个村的留守儿童,目的是弥补留守儿童的亲情缺失。

   网上公开招聘条件是,需高中及以上学历,年龄19-55周岁,无犯罪记录,掌握汉语及当地少数民族语言。

  除了给童伴妈妈提供每年2.4万元的补助,并还为他们每年匹配1万元的童伴之家活动经费。“‘童伴之家’由村里提供20平米左右一间房子,配备玩、教具,让留守儿童有开展活动的地方”。

   贵州:“圆爱工程”四个篇章破“留守”

   “唤醒爱”、“汇聚爱”、“传递爱”、“感恩爱”四个篇章,是贵州发起的“圆爱工程”。

  其中,会利用H5等易于传播的方式,提升募捐功能,重点以众筹方式募集资金和物质,用于留守儿童的关爱和救助。在全省9个市州开展由留守儿童父母参与的返乡就业创业行动和留守儿童自立自强典型故事、典型事件巡回报告以及亲情见面会等。[阅读原文]

   广西:家门口的就业,“妈妈们”留下来

   为让广大妇女在家门口即可就业,广西妇联组织将开展精准扶贫贷款服务,帮助符合条件有创业意愿的妇女获得贷款支持。

   通过“女能人 龙头企业(合作社) 贫困妇女”等方式,帮助贫困妇女采用带资入股、参股分红或就业增加收入,提高贷款的精准性和有效性。且每年培养树立100个乡村旅游农家乐示范点;实施妇女居家灵活就业项目,培养树立一批妇女居家灵活就业示范基地。从而减缓12万留守的问题。[阅读原文]

   黑龙江垦区:心理引导 亲情电话,让爱走近点

  缺失亲情的留守儿童,曾经出现许多令人揪心的悲剧。黑龙江垦区推出“亲情课堂”,举办心理健康教育讲座,建立“悄悄话”心理咨询室,对留守儿童的显性和隐性心理压力进行疏导。

  此外,在“社区健康教育大课堂”上,孩子们不仅可以看阅书籍,在学习上有人辅导;同时还可以和父母QQ视频聊天、打免费亲情电话,让他们得到父母的精神慰籍。

   广西:将留守儿童关爱工作纳入考核

  今年1月,广西壮族自治区教育厅印发意见,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要将农村中小学留守儿童关爱教育工作列入督导检查范围。各农村中小学将留守儿童关爱作为班主任、学科教师考核、奖励的重要参考因素。自治区不定期开展农村中小学留守儿童关爱教育工作专项抽查并予以通报。

   福建永泰:建留守儿童档案库,让教育有的放矢

  福建永泰不再实行“大拨”的教育模式。经过摸底调查,为1万多名留守儿童建立了“六表”,即《基本情况登记表》《心理健康状况表》《身体健康状况表》《帮扶记录表》《学习成绩跟踪登记表》和《代理家长情况登记表》。根据孩子的不同情况,有针对性的开展教育活动。[阅读原文]

   安徽芜湖:大数据,确保留守儿童不“失联”

  对于关爱留守儿童活动,过去常常是共青团和妇联分头实施,各自单打独斗,现在有了数据共享,可以整合资源形成合力。芜湖市教育、妇联等部门投入资金900余万元,完成772所农村留守儿童之家建设任务,实现农村留守儿童之家全覆盖。

   “网络网格”的管理模式,将留守儿童群体的基础数据录入社会服务管理数据库,进行统一管理。利用大数据平台的技术优势,整合政府职能部门的资源,精准、及时地服务广大青少年。   除此之外,这些“大咖”也为留守儿童积极建言

   民政部部长李立国:要明确构建和落实农村留守儿童出现问题的强制报告机制,应急处置机制,评估帮扶机制和监护干预机制。对留守儿童的保护应该进一步强调和明确家庭监护主体责任,同时地方政府和基层群众自治组织也应履行职责。

   中华慈善总会常务副会长王树峰:在学校、社区、乡镇等合适的场所,设立“关爱儿童之家”,面向留守儿童提供内容新颖、活动丰富的服务。“关爱儿童之家”一般将设置阅览室、科普乐园室、心灵驿站室、亲情角等区域,重点解决亲情失落、学习失教、心理失衡及特殊困难等问题。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长、南京师范大学教授虞永平:通过精准的扶贫开发,发展经济,增加收入,改善民生,增加就业,使更多外出务工的父母回乡就业和创业,从而回到孩子身边,减少留守儿童的数量。

   北京四中校长刘长铭:要强化政府的责任。不断改善农村学校办学条件,改善留守儿童的生存环境。要重新认识“村小”在农村教育和乡村文化建设中的作用。同时,倡导建立社工机制,鼓励公益支教等。

   北京歌路营总干事杜爽:可以实现留守儿童心理关怀的“O2O”(线上加线下)模式。比如,通过网络一方面可以吸引有需要的孩子来交流,另一方面可以考虑组织专业人士提供在线服务,和留守住校儿童实现互动,给予及时的辅导帮助。如果有特殊孩子需要紧急干预,及时通知在地公益组织,进行面对面的干预。

   解决留守儿童的问题,除了政策上的努力,还需时间的等待。我们希望,未来,这样的新闻能越来越少。